最人物 / 待分類 /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分享

   

【taobao集運】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2020-11-14  最人物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如今,人們已經很難在樂壇找到像田震這樣的歌手了。

    過去,她摔話筒,拒絕領獎,站在台上批判主辦方的不公,説着:“這樣的獎不領也罷”,轉身離開頒獎台。

    她為中國女足獻唱《風雨彩虹鏗鏘玫瑰》,卻拒絕收取版權費:“別提錢了哥們,來唄,招呼一聲的事兒。”

    那是一個很新的時代,一切都不太有章法,卻又都在情理之中。內地歌手們熱血,年輕,有情有義,對藝術抱有滿腔熱情。

    後來,歌手老去,時代更迭,一切都變了。

    田震,也消失了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沒有給娛樂圈留下太多故事。在她為數不多的採訪中,給人留下的印象大多是不愛説話,邊界感很強,脾氣看起來有些不太好。

    也正是因此,在她消失於歌壇的這些年,人們總在問着:“田震去哪兒了?”有人説她被封殺,有人則説她得了重病。

    而實際上,田震哪兒也沒去。

    在微博上,她打球,吃素,日夜顛倒着看歐洲盃。偶爾還會空降好友的演唱會,唱上一首過去的老歌,看起來十分自得與快樂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2019年田震擔任崔健演唱會嘉賓

    只不過,這些就是如今人們能知道的,關於田震的一切了。如今的她鮮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,在過去的10年間,也只推出過一首歌曲。每當有人問她,打算什麼時候回到歌壇時,她説:“我現在真的很討厭音樂了,你讓我去聽音樂聲,還不如讓我去聽電鋸聲呢。”

    説這話時,田震50歲了。

    看起來,過去那個“唱着風雨彩虹,鏗鏘玫瑰”,性格直爽的田震,並沒走遠。

    走遠的,好像是時代。

    田震淡出音樂圈,不是田震的悲哀,而是娛樂圈的悲哀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與父母之間的那個疙瘩,是在她1歲那年被系下的。

    1966年,田震出生在北京,父親是一名軍人,母親則是歌舞團的獨唱演員,除此之外,田震還有三個哥哥。作為家中最小的孩子,田震的幼年時期並沒有受到太多來自父母的疼愛。

    忙碌的父母並不能夠給予她妥善的照顧。於是,在田震斷奶不久後,父親便將她送往了鄉下姑姑家。姑姑與姑父膝下無子,所以對待田震就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少年時期的田震(右一)

    從此,北京郊區的門頭溝,成為了年幼田震成長的地方,她記憶中的童年,也在那一年開始,多了一抹亮麗的金黃色。許多年後,田震想起自己的幼年時光,都會將其稱之為自己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:“每到秋天,山上的小麥都會變得金燦燦的,漫山遍野的黃色,都是我的。”

    8歲那年,田震被父母接回城裏。生活的環境從山裏的大院變成了樓房,田震説,從那一天起,自己好像從方方面面,開始被困住了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情感上,田震對姑姑與姑父有着深深的依戀,剛回家的日子,因為思念他們,田震總會在被窩裏偷偷抹淚。生活上,田震也不太適應。

    過去,在村裏她是孩子中的小霸王,打起架來,連男孩子都打不過她。而在城市裏,左鄰右舍的女孩子都十分文靜,且不愛説話。站在這些女孩子之間,田震顯得格格不入。

    難言的隔閡,橫貫在了田震的少年時代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少年時期的田震

    除此之外,她拒絕循規蹈矩的性格,也導致衝突頻頻發生在她與父親之間。在一次衝突之後,田震從父親的口袋裏偷走5塊錢,去車站花3塊7毛錢買了一張回門頭溝的車票,瞞着父母跑回了姑姑家。

    父母很快追來,面對趕來的父母,田震大哭着抱着姑姑的腿,不願意再回到那間被她稱之為“鴿子籠”的家中。

    被接回城裏後,母親問田震想要什麼,田震説:“我討厭城市,我現在就想趕緊掙錢,等掙到了三塊七,我就自己買票回門頭溝老家去!再把户口也遷回去!”

    對十幾歲的田震而言,她最大的夢想,是能擁有一個農村户口,而她最想要的,則是一張價值3塊7毛的車票。那張票,能通往田震幸福的童年。

    無法適應的生活讓田震越發沉默。那時候,每天吃完飯,她都會回到自己屋裏,把門關上,悶着頭寫作業,不開心的時候,她會黑着燈,整夜整夜用錄音機聽歌。

    錄音機中,鄧麗君唱着:請你不要哭,請你不要哭,我也和你一樣孤獨。錄音機旁的田震,在歌聲中似乎得到了某種安慰。在那個年代,“鄧麗君”三個字,無疑是流行音樂的代名詞。

    在彼時的樂壇,還流傳着這樣一句話:“男學劉文正,女學鄧麗君。”

    而聽着鄧麗君歌曲長大的田震,也逐漸對唱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許多年後,已經成為歌手的田震説:“我生來就是要唱歌的,自從聽過鄧麗君的歌以後,簡直就是鐵了心。”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青年時期的田震

    眼看女兒喜歡唱歌,1983年,田震的父母託人找到一位專業音樂老師,正式開啓了田震的歌唱生涯。從此,田震開始了兩地奔波的日子:週一到週五在天津的錄音室錄歌,只有到了週末,才有機會回到北京家中。

    就這樣,在學習了一年後,1984年,田震發行了第一張專輯《美麗的海灣》,正式以歌手身份出道。這一年,她剛剛18歲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第一張專輯《美麗的海灣》

    初出道的田震,最開始幾年唱的大多數都是翻唱歌曲:1984年她推出的翻唱專輯《無名的小花》中,其中就翻唱了鄧麗君的歌曲《又見炊煙》。1985年,她又先後在專輯《荒城之月》與《蒙妮卡》中,翻唱了鄧麗君的歌曲《甜蜜蜜》以及童安格的《不必太在意》。這一年,田震19歲。

    田震那時的音樂老師在後來接受採訪時,回憶起她的嗓音,評價道:“那個時候田震唱歌很圓,還特別甜,不像現在一樣,粗粗獷獷的。”

    最開始進入樂壇的那兩年,無疑是田震歌唱生涯中最平淡且快樂的時光。

    那時的她唱着專屬於那個年代的甜歌,無憂無慮,也不會去思考,未來要成為怎樣的歌手。對那時的她來説,“歌手”這一職業究竟意味着什麼,她並沒有清晰的認知。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直到一位叫做吳海剛的音樂編輯找到田震,邀請她去錄製一首叫做《最後的時刻》的原創歌曲。這首歌曲和以往田震所唱的歌,在風格上有很大的不同。

    所以,田震的第一反應是拒絕,她對自己的定位十分堅定:“我還是適合唱鄧麗君或者蘇芮的歌曲。”而更深層的時代背景,則是當時的大陸樂壇並沒有屬於自己的流行音樂,大陸歌手唱的歌曲,大多都是由港台流行音樂複製而來的,並沒有形成自己的風格。

    在吳海剛的堅持下,田震最終決定試一下。那時的她沒想到,這首叫做《最後的時刻》的歌曲,會在日後被她稱為自己唱歌路上的“第一座里程碑”。

    田震始終記得,當自己開口唱第一句歌詞時,整個錄音棚都沸騰了。坐在控制室裏的二三十號人,同時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,這其中,就包括後來被稱為“搖滾教父”的崔健。唱到最後,被歌曲感動的田震,也淚如雨下。也正是從那一刻開始,她突然意識到,真正的歌手應該有屬於自己的歌曲。而不是一直翻唱別人的歌。

    1988年,內地歌壇颳起了一陣“西北風”,而這陣西北風,也將田震刮向了更多人的面前——嗓音獨特的她,成為了這陣流行風中的主將。在那年七月推出的合集《陝北1988》中,田震演唱的《黃土高坡》與《我熱戀的故鄉》,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歌曲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《陝北1988》專輯磁帶封面


    這個嗓音獨特且風格鮮明的女歌手,開始逐漸被越來越多人知道。隨着田震的名聲逐漸變大,各大藝術團都前來邀請她加入,在這其中,她選擇了中國廣播藝術團電聲樂團。眼看事業越發順遂,可田震卻逐漸變得迷茫起來。

    跟着藝術團巡演的工作,讓彼時剛找到唱歌深層次意義的田震,感受不到任何活力。於是,在入職三個月後,她辭了職,有很長一段時間,消失在了大眾的視野之中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沒有人知道,暫時遠離歌壇的日子裏,田震玩起了飛鏢。她甚至組建起了一隻飛鏢隊,到處去比賽。後來,她還笑稱,如果不是因為唱歌,或許自己在“鏢壇”裏也能有一席之地。

    邊打飛鏢,田震也在不斷地思考着,自己音樂之路未來的走向,以及適合自己的音樂風格。1992年底,曾經發掘過王菲、黑豹樂隊、Beyond的金牌經紀人陳健添,在北京成立紅星生產社,簽入的首位藝人,就是鄭鈞。第二年,陳健添又邀請田震加入紅星,並替她打造出新專輯《田震》,憑藉這張專輯,田震一夜走紅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《田震》專輯封面(1996)

    在那一年,大街小巷的音像店裏,都在反覆播放着兩首歌曲,一首是屠洪剛的《霸王別姬》,另一首,就是田震的《執着》。

    而這首《執着》則是彼時尚未出名的許巍的處女作,歌曲背後,還有一段故事。這首歌原來的名字叫做《Don’t Cry Baby》,是許巍寫給自己異地的戀人,彼時許巍剛來北京,居住在音樂人朋友家。

    一次,高曉松、老狼等人來這位朋友家做客,在朋友的介紹下,許巍在錄音室裏彈奏出了這首《Don’t Cry Baby》,引得在場聽眾連連讚賞,這其中,就包括彼時紅星唱片的製作人宋衞寧。從某種程度上,這次試唱,改變了許巍與田震日後的職業生涯。

    在當時,這首歌被紅星公司改寫成《執着》,由田震演唱,並在一夜之間飛速走紅,而在田震的推薦下,許巍也加入了紅星唱片,開展了自己的演唱生涯。後來,許巍在自己2005年的演唱會上,特別感謝了前來擔任演出嘉賓的田震:“當我寫第一首歌的時候,我一直特別不自信,後來經過一位我非常喜歡的歌手演繹之後,我對自己的創作有了信心。所以我非常感謝第一個給我信心的好朋友,田震。”

    如今看來,這張名叫《田震》的專輯裏,可謂是匯聚了那個年代風格十足的音樂人們:《誰為我停留》是由唐朝樂隊貝斯手顧忠作曲;《野花》《沙粒,螞蟻》的曲作者劉君利,是過去崔健樂隊的貝斯手;

    《陽光下的田震》的曲作者,則是黑豹樂隊的欒樹。

    陽光下的田震而在這張專輯中除了《執着》外,還有另一首許巍創作的歌曲——《自由自在》,這首歌的詞作者,則是後來成為田震丈夫的音樂製作人張衞寧。憑藉這張專輯,田震走入了自己的黃金時代。

    在那個盜版橫行的年代,田震的專輯在發行不到六個月後,就獲得了50萬張白金唱片的認證,並創下了1996年國內唱片正版最高銷量記錄。內地樂壇甚至將那一年稱為“田震年”,這一年,田震剛滿30歲。風光無兩,家喻户曉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2000年,田震推出專輯《震撼》,在專輯中,收錄了田震首次對唱歌曲《分享》,而與她對唱的,則是中國香港歌手蘇永康。這並不是兩人的第一次合唱,1999年田震與蘇永康就合唱過一首《有心》,值得一提的是,這首歌的詞作者,是“天王”劉德華。

    而在她下一張專輯《雨中的鳥依然在飛》中,則收錄了黃家駒作曲的《千秋思念》。

    2000年5月,一年一度的“蒙特卡洛世界音樂獎”在摩洛哥頒獎,田震作為唯一的華人歌手出席盛典,並任頒獎嘉賓。而與她同台的,則是邁克爾·傑克遜、“小甜甜”布蘭妮等國際一線巨星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2000年蒙特卡洛音樂節上的田震

    也是在這一年,她舉辦了全國巡迴演唱會,成為了內地第一位舉辦巡迴演唱會的歌手。

    無論是在商業還是流行上,她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而自此之後,正如她演唱會的名字《震翅高飛》一樣,田震也迎來自己事業的飛速上升期。

    如果按照當今的的標準來看,田震絕對算不上“優質偶像”。私下裏,她愛説髒話,愛抽煙,不演出的時候,會一頭扎進酒吧裏玩飛鏢,有時候一玩兒就是一整夜。

    到了世界盃與奧運會時,她還會一夜接一夜熬着看比賽,有時甚至會忘記已經安排好的工作。不過,這就是田震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喜歡體育,她曾説如果沒有成為歌手,自己大概會成為一名運動員。從小,在她心裏,運動員就是一個神聖的職業,對於體育,她有着獨特的情結。田震還上學時曾是學校女足隊中的一員,結果踢了沒兩次,隊伍就解散了。但是,運動夢卻留在了田震的心裏,後來她在採訪時不止一次聊起自己半途而廢的運動員生涯:“要是我一直堅持下來,怎麼着也能混上一板凳隊員吧。”然而,那時的田震沒想到,自己與足球的緣分,並未就此結束。2003年,中國女足在出徵世界盃之前,為了鼓舞士氣,中國足協將田震的《風雨彩虹鏗鏘玫瑰》選為世界盃主題曲。在錄製之前,有人前來和田震商量版權費的問題,她答道:“咱要什麼錢啊哥們兒,來唄,招呼一聲兒。”最終,田震沒要一分版權費,將這首歌贈予了中國女足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在2003年女足出征世界盃前,彼時的前女足運動員任立萍與潘麗娜將簽好名的足球送給田震,並與她一起拍了張照片。拍完照後,田震開心地和好友説:“我算混入女足了,我心裏太滿足了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(左三)與彼時的女足運動員合影

    在田震的言行中,你會很容易感受到她的包容性,可是在包容之下,田震又有着絕對的邊界感。在她的世界裏,一件事情非黑即白,不存在任何中間地帶。李健曾這樣評價過田震:“真正的音樂人就是像田震那樣,專注做音樂,每年只有出了新歌才會出來。”田震自己也曾説過:“我最不喜歡拿別的事情炒作我的音樂”,所以,每當在網上看到關於自己的不實報道時,田震都會十分生氣,有時甚至會將手裏的鼠標向牆摔去。這樣的鼠標被她摔壞過兩個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敢摔壞的,不止鼠標。

    在2001年的“中國流行歌曲榜”頒獎典禮上,她摔了話筒。

    在那一年的頒獎典禮上,被通知獲得“內地最受歡迎女歌手”的田震,推掉工作趕來領獎,卻在頒獎之前被臨時告知,這個獎項被頒給了投票數第二的歌手。而取而代之的是,她被頒以了“十大金曲獎”。

    對於這個結果,田震並不接受,出現在頒獎台上的她,發表了近一分鐘的講話,怒斥主辦方的黑幕。在中間,一度因為言辭過於激烈,而被主辦方掐斷了話筒。最後,她説:“這個獎,不領也罷!”説完後她摔下了話筒,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舞台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2001年“中國流行歌曲榜”頒獎典禮上氣憤離場的田震

    後來,在採訪中,田震説:“我對抗的並不是哪個歌手,而是這個時代,時代在變,歌手也在變,跟不上時代很快會被遺忘。”

    “但是我不怕被遺忘,我不想妥協。”

    很多人都怕被時代拋棄。田震不怕,她乾脆地拋棄了自己不喜歡的那個時代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不可否認的是,“摔話筒”事件還是給田震的事業帶來不小的影響。風波過後,田震的事業迎來了肉眼可見的下滑。

    隨着事業一起下滑的,還有田震的身體。2007年,田震在一次重感冒後,被查出患有一種名叫“慢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”的血液病,而患病的原因,則與她日積月累不規律的生活作息和高強度的工作有關。最嚴重的時候,她甚至被醫生告知:“離死亡不遠了。”

    然而實際上,早在1998年,田震就在體檢中查出血液出現了問題,然而那時的田震,並不以為意。從小,田震在軍人父母那裏受到的教育,都是:“女孩子不能驕裏嬌氣”,所以她養成了什麼都自己扛的習慣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從那之後,田震減少了自己的工作量,越來越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之中,開始了漫長的調養階段。而在這期間陪伴在她身邊的,始終是她的愛人兼經紀人張衞寧。

    田震與張衞寧相識於1994年,那一年,田震28歲。

    那時,張衞寧還不是她的愛人,而是負責她專輯的音樂製作人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與張衞寧在田震眼中,張衞寧有着讓自己敬佩的才華,而反過來,張衞寧也被田震直率的性格以及個性的嗓音所吸引。在不斷的合作中,兩人發展成為戀人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與張衞寧2003年,張衞寧向田震正式求婚,然而彼時田震正經歷着身體的病痛,要強的她拒絕了戀人的邀請。而是與他約定,等自己病好後再結婚。病一治就是7年,這期間,醫生告訴田震,因為她所得的病有遺傳性,所以她可能無法成為母親。縱使這樣,2010年張衞寧還是再次向田震求了一次婚。求婚時他説:“和你在一起,是為了你,不是為了孩子。”這一次,田震答應了。

    結婚後,田震把大部分時間都用在享受生活上,對於迴歸樂壇,她似乎沒什麼興趣。2019年1月,田震發行新單曲《勝梅橋》,此時,距離她上一張新專輯《乾杯,田震》已經過去了整整13年。

    在歌曲的評論裏,有網友説:“這次回來,就別走了吧。”

    然而,在發行完這首歌曲之後,田震依然沒有迴歸大眾視野。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回頭看來,田震曾經在採訪中不捨着自己的“鏢壇”與“足壇”,但是似乎對於“歌壇”,她並沒有太多留戀。

    田震説,遠離歌壇之後的日子,快樂突然變得很簡單:“打一場羽毛球、吃一頓素菜,這些都會讓我變得快樂。”

    田震消失,是娛樂圈的悲哀

    田震近照

    有人説,田震不再唱歌,真是可惜了。然而,真正該感到可惜的,未嘗不是這個時代,失去了像田震這樣的歌手。

    如今,當有人再問田震,對於自己的事業有什麼看法時,她説:“時代早已變了,事業對現在的我來説,是最不重要的事情。”

    時間回到2000年,在田震最如日中天的時期,有記者問她,被稱為“最有個性的流行天后”,是什麼感受?她説:

    “我當唱歌是一項事業,才不肯冒進,不肯敷衍。”

    “我唱歌不是為出名,而是因為愛。”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